• 2008-10-13

    二十四岁生日

    他不喜欢我了。。。他在看别的小猫。。。为什么男人总是这样。。。

    我的二十四岁生日,被婊子先生和芙蓉婊子姐姐和资本家脸相婊子欺负,但是我渡过了完美的两天,谢谢克里斯多杰西卡步志子。

  • 可乐鸡翅,芥末豌豆,马蹄糕,棉花糖蛋糕是我买的,谢谢你的款待,我心存感激。今天在台风里走回家,能把我吹走的大风雨,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回到我的一点也不温暖的房间里,戴维猫正在翻我布篓子里的东西。我又忙又悠闲,觉得很罪恶,花了很多钱,买些无意义的东西,觉得很罪恶,明天给爸爸打电话。

     

  • 2008-09-28

    微笑的蜻蜓

    晚霞中的绿蜻蜓,你笑得好gay~

  • 2008-09-22

    satellite of love

    等我写完标题才发现这个翻译应该错了,也许应该反过来才对,,,天啊,我要怎么能在英语国家混啊,,,算了,无所谓了,这样感觉比较对,嗯。

    总之,我又浪费了一天时间玩这些东西去了。而且,在这个该死的学校画画根本不算什么,因为人人都比你画得好,完了别人还会别的。但,我就想干这个,窝在房间的角落里沙沙的涂住。宅,是不可逆转的。明天要是再不做作业,再不交学费,再不买保险和u-pass,我就会死掉,真真正正的死掉。

  • 2008-09-22

    新家

    病终于好一点了,我讨厌冷,讨厌饿。先记录两个讨厌的东西。但cora's(一个吃早餐和中餐的地方,很乡村很水果很培根很昂贵)的食物还是很好的,真想再吃一次。

    ------------------------------------------------- 

    猫妓:戴维,很男的猫,晚上跟我睡,白天撒娇或者打人。新家:没时间打扫而且很容易脏。花钱买没用的东西,动手做有用的东西(下次刊登)。

    最后这张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吧。庄人们,怎么样,请注意我的腿和小腿,短且肌肉,田径队艺体队什么的果然留下了烙印。这个衣服是加拿大的童装,大人的衣服大到根本就没有我能穿的。另外我不知道我把颜色调成什么鬼像样放了,我恨笔记本,我恨液晶,我恨我买不起的但是到处都要用麦肯兔湿。

    没时间画画,想画画,想画画,想画画。

  • 2008-09-10

    GO FUCK YOUSELF

    我很认真,很冷静,很小心,很确定的说:我恨所有的男人,所有,所有,所有,所有的.

    除了胶和熊,我想你们.

    谢熊,我们结婚,真的.

  • 2008-09-05

    mescal box

    简要纪录一下,二姨姥姥忙得很:什么都没了。不会了。好想吃东西: sweet & salty chewy nut bars。忙。紧张。不高兴。没头脑。自作多情。被看轻。被高估。失望。做错了事。不自然。不理解。不适应。不融入。不知道。没听说过。没知识没文化。没身材没长相。莱斯宾。告别。新人。我的和他们的。没有回音。会议。花钱。失业。虚伪。虚荣心。需要两个帮忙的但没有。没有任何跟性有关的欲望。但有特别的需求。但需要极度的亲密和信任,which is 可不能的。胖比死可怕。明天。态度。说要顺其自然的想法其实是犯懒和犯贱。说起贱,我真是无人能及。踩到Denisse身上摔倒,需盖受伤。好,还有很多,不想写了。

    人庄的其他五个人,任蕊和少坤,小丹丹姜大脸不还酱紫然然子及其他,恩师烟囱及其他(“及其他”,噗),我非常想念你们。

  • Bye bye, Lucio, love you, miss you.

    --------------------------------------------------------------------------------------------

    下周我会忙死。我想画画...但是,已经没有那个功能和时间了......

  • 真的,好久,不知道,怎么画,了。

  • 堕落街要拆了。我特别难过,哭了。晨报周刊特别好,发了一篇文章叫《人民热爱堕落街》。但有什么用也没有。建了房子,原先在那住的人还买得起吗,原先在那玩学生们还去得了吗,那些好吃好玩的小店小摊,卖打口带打口碟的博爱,都没了。不操他妈的无良无知的房地产商和你们的局子里的朋友们,是不对的。他们能干的顶多也就是等房子都建好了就把民工赶出北京,这就算搞好城市建设了。

    --------------------------------------------------------------------------------------------- 

    我说了吧,很寂静岭吧,还是经典的一二代类。啊啊啊我想玩寂静岭!!!

    说起寂静岭来我最近在听这个女人Diamanda Galas我觉得这是啥啊还不如咱刘索拉。

    我已经多久没画画了,这样的更新真没意思,这样的人生真没意义。

     

  • 归根结底,所有的问题都是性的问题. 那个只画了分镜的完成不了的故事虽然无聊,但说不定具有普遍意义. 就像捆绑和手表,命令和剧本,拒绝和快感,可以随便就联系起来.

    所以我说嬲哒作业做不完,也是因为伤神和分心(当然也不排除真正的伤心).

    但是我表层意识冷得跟得麻批样的。

    谢熊大象锅奈扑透明胶我想你们.

    我前两天想起gay容易感染爱滋的原因,突然觉得对部分直人也是一样的啊。人类真刻薄。

     

  • 2008-07-27

    2008-07-27

    谢熊熊,这个才是教授好不好,你看别人一看就是教授。这个照片是我拍的,表情很好,嗯。那个很庞大的女人是我的房东。她人很有趣很好,但,我还是想马上搬出去自己住。

    谢熊熊我好想你的!抱抱!用msn咯!(接下来这几句话是更新完了又补上的)我现在好想听你说excuse me的,你每次好汗的说这句话的时候都好性感的。但,我对性感的判定标准是病态的,所以你不要相信我。实际上这句话只会让你显得犹犹豫豫犹犹豫豫而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emiko同学

    hoshiko同学

    这两个人身材都不是一般的好。

    我娘老子敢我鬼像样放。后面是hoshiko。

    emiko和六岁人精洁西。

    ---------------------------------------------------------------------------------------------

    土耳其男人很帅。西班牙女人很帅。加拿大人,很胖。

    嗯。我喜欢土耳其男人和西班牙女人。

    ---------------------------------------------------------------------------------------------

    谢熊蛮花以及其他人庄的寂静岭粉丝们我要特别告诉你们,这个地方一天到晚有雾,有时候好像寂静岭尤其是2代的。另外这个地方是加拿大第一个准gay结婚的省,但我来了这么久了还只看到两个gay,还不如北广的多,喷哒鬼哒。啊!可能是我的气场消失哒!

  • 2008-07-25

    2008-07-25

     

    这个照片的颜色好奇妙...

    我长胖了!!!(果然...)

    忙死了忙死了忙死了!!!

    我好想休息好想睡觉!!! 

    透明胶你这个畜孽!!!(如果你在跟我说wja的事,我就打电话跟你说dm的事。)

     

  • 从明天起就不能画画了。我刚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也就是说我没有能分散注意力的东西了,很可能会一直去想他的事情。好恐怖...

    而且明天要去拆钢牙了,拆掉身上他唯一喜欢的东西,我好舍不得。

    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大家对我都很不友好,有现在的朋友和以前的同学,不认识的卖旧儿童画册的女小贩,还有L和他。我只能假装不在乎并且很高兴的样子到处逛,然后爬到脚手架上。

  • 日本人,他们就是因为喜欢搞些这种医用眼罩啊、水手服的领巾啊、绑和服袖子的带子啊等等等等这种很暧昧的东西,才会全民H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