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24

    不晓得唱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nlituxiaoqian-logs/3900274.html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叫不晓得唱歌,这名字很好。我从来没见过他,她是姜笑在我还没怎么接触过网络的时候在网上认识的一个男人,他在白沙井那条路上开了一间叫做D.D.BOX的酒吧。姜笑说他文章写得特别好,还印出来给我看过,关于在树上唱歌的猪什么的我记得,是写得挺好。我觉得她对他悸动不已。遥远的某天中午,下着雨我记得,我去过那酒吧一次,里面只有一个缩在吧台里的长沙烟酒槟榔青年哥哥,在看魔岩三杰演唱会,应该也不是他。

    总之我跟不晓得唱歌叔叔完全没有交集。

     今天我做了件变态的事,在网上搜了这个人,看了他的文章。他眼里的长沙像傍晚新闻联播的音乐一般温暖和惆怅。

    他的一篇日记一样的帖子后面,淘金时代,也就是姜笑,这也是个好名字,于2003年6月4日的回复到:

    “就在此刻,4月28日,我感到极其失望,天气半阴半晴,风又是吹进教室来,若有所思的打量我的格子衬衣,校园里许多植物们,都绿了,她们互不交头接耳,只偶尔沙沙的抖动抖动,我看到的,听到的,莫过于此,体会不出其中有任何特别的意义和预示。所以失望,看了你的信,就更是如此。————XXX五月初来的信。”

    这个XXX是我。我根本不记得自己写过这种话。我根本不记得自己初中时候是他妈的文艺青年他奶奶的80后。

    为什么她要用我写给她的信回复不晓得叔叔呢?恐怕现在她自己也不记得了吧。

    时间轴上那时候的我们正在实实在在经历这些事,有触感,有气味。而对于现在的我和别人而言,它们却变成了低俗恶劣的网络小说和电影剧本。

    我心里特别难过和惶恐。因为我发现不论是现在和未来,自己的生活原来都要靠凌驾在真实之上的网络来维系存在了。

    ---------------------------------------------------------------------------

    虚线以上的我和现在的我不同,今天我有点不同,我没那么土没那么肉麻没那么严肃认真,真的真的。我现在改好了。BL万岁!杰尼斯大好!激萌最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