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薛大官人的话,这猫妓是室友的,我连自己都养不活养什么猫啊。但,玩一玩还是可以的,啊哈哈哈,但,当然没有xxx(xxx是什么...),只是亲亲而已~ 

    他爬到我门上下不来了。白痴... 

    他就这样,每天都在做有趣而愚蠢的事。

    -----------------------------------------------------------------------------------------------------

    上个星期五美少年alex跟我讲话了,因为gord奇迹般的让小组和小组组成小组,恩师啊。总之,他说,铅笔借我用一下,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熊,胶,告诉你们,他百分之百是gay,我是绝对不会错的。他设计包的时候去了好多布料店和皮革店,记了好多材质的名字which普通人看了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很喜欢;别人给他设计的包它要求颜色是全白色的;他说小地方的人还是不接受gay婚姻这很蠢。而且,他讲话的时候,比我们人庄任何一个人都女(即比透明胶和蛮花都女)。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好可爱,手和眼睛完全是美少女之手和眼睛,而且最好的是,他热爱捷克,而且因为一些小事会一直说对不起。

    多么语无伦次啊,好像我的生活无比快乐,但,不,而且,我们想念大家,人庄的人们,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买一个房子住在一起一起做有趣的事比如咒骂男人什么的啊。

    alex和christel说的捷克大熊:

  • 2008-10-13

    二十四岁生日

    他不喜欢我了。。。他在看别的小猫。。。为什么男人总是这样。。。

    我的二十四岁生日,被婊子先生和芙蓉婊子姐姐和资本家脸相婊子欺负,但是我渡过了完美的两天,谢谢克里斯多杰西卡步志子。

  • 2008-09-22

    新家

    病终于好一点了,我讨厌冷,讨厌饿。先记录两个讨厌的东西。但cora's(一个吃早餐和中餐的地方,很乡村很水果很培根很昂贵)的食物还是很好的,真想再吃一次。

    ------------------------------------------------- 

    猫妓:戴维,很男的猫,晚上跟我睡,白天撒娇或者打人。新家:没时间打扫而且很容易脏。花钱买没用的东西,动手做有用的东西(下次刊登)。

    最后这张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吧。庄人们,怎么样,请注意我的腿和小腿,短且肌肉,田径队艺体队什么的果然留下了烙印。这个衣服是加拿大的童装,大人的衣服大到根本就没有我能穿的。另外我不知道我把颜色调成什么鬼像样放了,我恨笔记本,我恨液晶,我恨我买不起的但是到处都要用麦肯兔湿。

    没时间画画,想画画,想画画,想画画。

  • 2008-09-10

    GO FUCK YOUSELF

    我很认真,很冷静,很小心,很确定的说:我恨所有的男人,所有,所有,所有,所有的.

    除了胶和熊,我想你们.

    谢熊,我们结婚,真的.

  • Bye bye, Lucio, love you, miss you.

    --------------------------------------------------------------------------------------------

    下周我会忙死。我想画画...但是,已经没有那个功能和时间了......

  • 堕落街要拆了。我特别难过,哭了。晨报周刊特别好,发了一篇文章叫《人民热爱堕落街》。但有什么用也没有。建了房子,原先在那住的人还买得起吗,原先在那玩学生们还去得了吗,那些好吃好玩的小店小摊,卖打口带打口碟的博爱,都没了。不操他妈的无良无知的房地产商和你们的局子里的朋友们,是不对的。他们能干的顶多也就是等房子都建好了就把民工赶出北京,这就算搞好城市建设了。

    --------------------------------------------------------------------------------------------- 

    我说了吧,很寂静岭吧,还是经典的一二代类。啊啊啊我想玩寂静岭!!!

    说起寂静岭来我最近在听这个女人Diamanda Galas我觉得这是啥啊还不如咱刘索拉。

    我已经多久没画画了,这样的更新真没意思,这样的人生真没意义。

     

  • 归根结底,所有的问题都是性的问题. 那个只画了分镜的完成不了的故事虽然无聊,但说不定具有普遍意义. 就像捆绑和手表,命令和剧本,拒绝和快感,可以随便就联系起来.

    所以我说嬲哒作业做不完,也是因为伤神和分心(当然也不排除真正的伤心).

    但是我表层意识冷得跟得麻批样的。

    谢熊大象锅奈扑透明胶我想你们.

    我前两天想起gay容易感染爱滋的原因,突然觉得对部分直人也是一样的啊。人类真刻薄。

     

  • 2008-07-27

    2008-07-27

    谢熊熊,这个才是教授好不好,你看别人一看就是教授。这个照片是我拍的,表情很好,嗯。那个很庞大的女人是我的房东。她人很有趣很好,但,我还是想马上搬出去自己住。

    谢熊熊我好想你的!抱抱!用msn咯!(接下来这几句话是更新完了又补上的)我现在好想听你说excuse me的,你每次好汗的说这句话的时候都好性感的。但,我对性感的判定标准是病态的,所以你不要相信我。实际上这句话只会让你显得犹犹豫豫犹犹豫豫而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emiko同学

    hoshiko同学

    这两个人身材都不是一般的好。

    我娘老子敢我鬼像样放。后面是hoshiko。

    emiko和六岁人精洁西。

    ---------------------------------------------------------------------------------------------

    土耳其男人很帅。西班牙女人很帅。加拿大人,很胖。

    嗯。我喜欢土耳其男人和西班牙女人。

    ---------------------------------------------------------------------------------------------

    谢熊蛮花以及其他人庄的寂静岭粉丝们我要特别告诉你们,这个地方一天到晚有雾,有时候好像寂静岭尤其是2代的。另外这个地方是加拿大第一个准gay结婚的省,但我来了这么久了还只看到两个gay,还不如北广的多,喷哒鬼哒。啊!可能是我的气场消失哒!

  • 2008-07-25

    2008-07-25

     

    这个照片的颜色好奇妙...

    我长胖了!!!(果然...)

    忙死了忙死了忙死了!!!

    我好想休息好想睡觉!!! 

    透明胶你这个畜孽!!!(如果你在跟我说wja的事,我就打电话跟你说dm的事。)

     

  • RANRANKO 00:43:40
    我现在可以随便找个人

    六神 00:44:04
    我也想


    RANRANKO 00:44:18
    吃他的用他的然后让他操
    但我这条件没人乐意

    六神 00:45:30
    我可以卖血卖淫给他吃给他用给他操
    但是要长得巨他妈逼的帅
    所以也没人乐意

    六神=我,RANRANKO=谎称自己不喜欢画画而喜欢丑陋男人的女青年

  • 2008-05-19

    努力

    我在努力。
  • 2008-05-17

  • 2008-05-15

    上野

     

    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

    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

    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

    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上野树里

  • 2008-05-14

    sweety

    pastry passion

  • 2008-05-13

    地震和本命年

    泄熊和家家姐姐都没事,太好了。泄熊我好想要你回来的。大熊猫和蟾蜍肯定被震得直个滚。据说温老头都哭了,说了好些感人的话,还冲进废墟帮助抢救被压埋的学生,手臂马上受了伤。让我想起了卡尔维诺的查理大帝在行军路上大叫:“噢,鸭子!鸭子!”长沙的情况的是这样:昨天下午有很恶的乡里妹子打电话来很恶的职位质问我妈妈(她是业务管理)写字楼为什么摇晃;昨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本来都收场了的新哥油爆虾可能是接到通知,不会有余震之类,重新开业,坐满了人;今天又是大太阳,正午时分桃红色的古装老太太腰鼓队第四次给九芝堂开张做宣传,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鼓棒上绑着大红和草绿色的绸子,像两行小旗子一样在风中飘扬。这么热的天,我有种觉得置身于神奇的南美大陆、光怪陆离就是常态的感觉。

    中国肯定是属鼠的,然后又没有穿红内裤,因为不能用国旗做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