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13

    二十四岁生日

    他不喜欢我了。。。他在看别的小猫。。。为什么男人总是这样。。。

    我的二十四岁生日,被婊子先生和芙蓉婊子姐姐和资本家脸相婊子欺负,但是我渡过了完美的两天,谢谢克里斯多杰西卡步志子。

  • 可乐鸡翅,芥末豌豆,马蹄糕,棉花糖蛋糕是我买的,谢谢你的款待,我心存感激。今天在台风里走回家,能把我吹走的大风雨,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回到我的一点也不温暖的房间里,戴维猫正在翻我布篓子里的东西。我又忙又悠闲,觉得很罪恶,花了很多钱,买些无意义的东西,觉得很罪恶,明天给爸爸打电话。

     

  • 2008-09-28

    微笑的蜻蜓

    晚霞中的绿蜻蜓,你笑得好gay~

  • 2008-09-22

    satellite of love

    等我写完标题才发现这个翻译应该错了,也许应该反过来才对,,,天啊,我要怎么能在英语国家混啊,,,算了,无所谓了,这样感觉比较对,嗯。

    总之,我又浪费了一天时间玩这些东西去了。而且,在这个该死的学校画画根本不算什么,因为人人都比你画得好,完了别人还会别的。但,我就想干这个,窝在房间的角落里沙沙的涂住。宅,是不可逆转的。明天要是再不做作业,再不交学费,再不买保险和u-pass,我就会死掉,真真正正的死掉。

  • 2008-09-05

    mescal box

    简要纪录一下,二姨姥姥忙得很:什么都没了。不会了。好想吃东西: sweet & salty chewy nut bars。忙。紧张。不高兴。没头脑。自作多情。被看轻。被高估。失望。做错了事。不自然。不理解。不适应。不融入。不知道。没听说过。没知识没文化。没身材没长相。莱斯宾。告别。新人。我的和他们的。没有回音。会议。花钱。失业。虚伪。虚荣心。需要两个帮忙的但没有。没有任何跟性有关的欲望。但有特别的需求。但需要极度的亲密和信任,which is 可不能的。胖比死可怕。明天。态度。说要顺其自然的想法其实是犯懒和犯贱。说起贱,我真是无人能及。踩到Denisse身上摔倒,需盖受伤。好,还有很多,不想写了。

    人庄的其他五个人,任蕊和少坤,小丹丹姜大脸不还酱紫然然子及其他,恩师烟囱及其他(“及其他”,噗),我非常想念你们。

  • 从明天起就不能画画了。我刚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也就是说我没有能分散注意力的东西了,很可能会一直去想他的事情。好恐怖...

    而且明天要去拆钢牙了,拆掉身上他唯一喜欢的东西,我好舍不得。

    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大家对我都很不友好,有现在的朋友和以前的同学,不认识的卖旧儿童画册的女小贩,还有L和他。我只能假装不在乎并且很高兴的样子到处逛,然后爬到脚手架上。

  • 日本人,他们就是因为喜欢搞些这种医用眼罩啊、水手服的领巾啊、绑和服袖子的带子啊等等等等这种很暧昧的东西,才会全民H起来。

  • 2008-06-15

    画插图

    然然子我们真的真的不能这样下去了。 

    我们一起喜欢古屋兔丸吧,他每天都吃外卖厨师沙拉,生病的时候没人照顾,还说想要膝枕,所以肯定还没结婚。

    《一年级的大个子和二年级的小个子》插图,凭印象画的,结果发现看电视的小孩是两个,优格乳也是倒在杯子里的。原版插图非常非常非常好看。

     

     任蕊邮箱告诉我! 任蕊邮箱告诉我! 任蕊邮箱告诉我!

     

  • 2008-06-11

    了结

    设了密码是一件好事,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连心里也可以安静下来。透明胶说等心情好了再开,这也很好。

    他再也没有回我的信了,这样最好,应该停止那些可怜的愚蠢的计较了。我今天去看了那个女的msn空间,又看到他们一起过生日和他给她做的蛋糕的照片。第一次看的时候太害怕太难过了,看也没看清就关了,今天才注意到那个蛋糕上写的“to my love Lita”。他没这么叫过我。现在想起的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去北京面试的时候,在他房间看到好几张去上海的火车票和一篇日记,说,“我又满脑子都是她的好了”,说的是之前那个女朋友,日期是我来之前的一两天,也就是晚上我们通宵打电话,相互说着想见面,计划着怎么怎么玩的同一时间。他写日记的本子我也有一个,里面画满了我想象的跟他在一起的样子,一起洗澡,一起在两旁有小树的路上走,手牵着手,还有在学校的那个“老地方”。

    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我想所有的错误都源于两点。一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只看到美好的一面,更准确的说,只是我自己去认为它美好。对于爱我期待太高了,而这恰恰是因为从父母、从周围的人身上看到的都是些阴暗和鄙陋,嘴上说着不能相信这种事,却反过来拼命的放大哪怕是一点点小光亮。二是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荒谬的宗旨:不管发生什么事,要把对他的感情当作一件大事,一直坚持做下去。我认为自己做过两件大事,第一件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已经失败、结束和慢慢变淡了,于是我把希望完全寄托在这第二件上,觉得不完成它,就任何没有贯穿始终的精神,也就没有任何自己肯定的了不起之处。然后实际情况是,我既不具备坚持下去的承受力和冷酷的责任心,也并不是出于真诚定下了这个目标,说到底都是一些服从于本能的懒惰和软弱,和逃避的说辞。

    由于(实际上是从很久以前开始)这就已经不是所谓的两个人的事了,所以我绝不再想认为他有任何错误,也不想再抱怨他和命运。美好的还是美好,以前的一切就让它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就好了。

    刚刚小DD跟我说他恋爱了。真好。跟漫画一样。

    我现在最想要两样东西,就是冷静和热情,好好开始新生活,忙碌辛苦起来,多动动手和脑,向你们五个人学习。我也想幸福,也想要我们六个人都幸福。

  • 2008-06-08

    情书

    我每天想的干的事情是一样的,所以画的画也是一样的,我整个人就在原地一动不动。

  • 2008-06-05

    低幼读物插图

    我热爱这本低幼读物《不不园》,画插图留念。但,原版插图太他妈屌了,自惭形秽。

    “阿茂给小熊吃煎鸡蛋,小熊就给了阿茂一个核桃。”

    不知道为什么被我画得很BL...

  • I've got eita. And don't even start those crap.

  • 2008-05-30

    look

    look look look      

    hen kuai, en, man yi, shu ru fa huai le, whatever. 

  • 原谅我这个风格,我在日和,而且我昨天就怕鬼怕得没睡着,今天还不晓得怎么办,好焦虑的。